2014年7月23日 星期三

獅城新加坡之旅(一)

城邦(City-state)是指一些擁有自治權的城市或以城市為單位的自治國家,所以城邦又可被稱為城市國家。今時今日,城邦在世界上是絕無僅有的,而不論是主權移交前或主權移交後的香港,都正正是當中的一個。然而近年來,香港作為城邦的傳統地位,受到愈來愈大的威脅,我亦不時思考香港作為一個城邦,應該如何掙扎永存。說起來,早在今年(二零一四年)年初,我藉著在英國讀書之便,已去到距離香港千里之外的另一個城邦—直布羅陀;另外,在上月去的威尼斯,在威尼斯共和國時期也是一個城邦國家。這一次,我去到亞洲中另一個最先進,與香港最相似的另一個僅有的城邦—新加坡。
有關新加坡的歷史最早可見於明朝的文獻,當時新加坡被稱為淡馬錫(Temasek)。一八一九年,英國東印度公司估領新加坡。一八二四年,新加坡正式成為英國殖民地,比香港早了足足十八年,不過當時的新加坡是被英屬印度的殖民政府所管治。直到一八六七年,新加坡升格為海峽殖民地,受英國直接管治。在二戰時期,新加坡與香港遭遇同樣命運,一樣遭到日本佔領,直到日本投降。當香港在戰後繼續成為英國殖民地,新加坡的命運則和香港大相徑庭。隨著英國在二戰後逐步撤出殖民地,新加坡在一九五九年取得自治地位,並在一九六三年決定與馬來亞聯合邦、砂拉越以及北婆羅洲組成馬來西亞聯邦,正式脫離英國的統治。然而,馬來西亞聯邦內部在建國後便因種族權利分配問題而起衝突。當時的馬來西亞執政聯盟主張「土著優先」的偏袒土著政策,來自新加坡的李光耀則主張「馬來西亞人的馬來西亞」的種族平等政策。馬來西亞的執政聯盟認為新加坡的華人比例太高,華商的財力又大,勢將影響土著的利益和有力左右馬來西亞的政局。最終在一九六五年,馬來西亞首相東姑阿都拉曼將新加坡踢出聯邦,新加坡在倉皇中被逼獨立。新加坡最終自成一國,可說是歷史中的一個意外。

早在年初出發到直布羅陀前,我已預訂好這次到新加坡的機票和酒店。這一次,我乘撘的是廉航捷星(Jetstar),連稅約一千三百元港幣。(雖然後來發現香港到新加坡航線的競爭很大,如再遲一點買的話,價格可能更平,甚至可坐傳統航空。)一分錢一分貨,選搭廉航便得預料在冷門時間出發,這次我的航班起飛時間是下午八時五十五分,航程約四小時,到達新加坡樟宜機場時已是十二時二十分(香港與新加坡沒有時差)。另外,廉航也沒有免費飛機餐供應,不想捱餓便得在機上購買。但我既然選擇廉航,自然就不會輕易妥協,雖然我不得不承認,在機程中聞到其他點了餐的乘客傳來的陣陣香味,曾使我有一刻動遙。一到達新加坡,饑腸轆轆的我馬上要找點東西吃,還好機場範圍亦有不少餐廳,我便隨意進了當中的一間,點了新加坡最地道的食物—叻沙(Laksa),配上飲品和一片多士也不過6新元。

吃過晚餐後,我便在樟宜機場四處走走,順道找個地方安頓一下,待明天一早才到酒店。因為航班到達的時間實在有點不倫不類,我就當節省一晚的房錢。樟宜機場共有三個客運大樓,並以無人列車Skytrain連接。一路走來,我發現和我一樣留宿在樟宜機場的背包客還真不少,我並不孤單。就起來,樟宜機場和香港國際機場一樣,都是世界的頂尖機場。兩者在全球最佳機場的寶座中往往爭得頭崩額爛,輪流坐莊。作為香港人,香港國際機場是我最常用的機場,對於它能多次獲選為全球最佳機場的原因,我不難理解,特別是這幾年來旅行的次數多了,用過的機場也多了,比較之下更加明白香港國際機場何以能傲視同儕,領先全球。作為香港人,我對我們擁有這個機場,感到很驕傲。同時,我也常常在想,要不是當年英國香港政府力排眾議,甚至無視某國的反對,堅持興建新機場,香港會變成怎樣,那個全球最危險的啟德機場會仍在使用嗎?這一次來到另一個世界上最好的樟宜機場,我也是頗為好奇的想要知道樟宜機場有何特別和過人之處,使其有能力和香港國際機場爭一日之長短?的確,樟宜機場的各個客運大樓均有不同的設計特式,而且也環境舒適,十分乾淨整潔,四處也有為數不少的長椅可供休息。不過樟宜機場的免費WIFI訊號卻令我有點失望,死位很多,我在三號客運大樓的大部分位置都連接不到上網。所以在這一刻,樟宜機場暫時未能說服我,其作為最佳機場的原因,我就只好耐心的等到離境時再慢慢觀察和了解。
樟宜機場的三號客運大樓 
樟宜機場以Skytrain連接3個航廈
Skytrain的月台

在機場等到早上七時左右,我便乘坐新加坡地鐵(MRT)前往市區吃早餐。不像香港以價格遠教一般地鐵線路昂貴的機場快線連接市區和機場,位於樟宜機場的地鐵站,是與平常無異的地鐵線路,價錢既不會特別昂貴,也十分方便快捷。新加坡有一種和香港的八達通原理一樣的儲值卡Ez-link Card,除了可用於交通,也可用來購物,而乘車時使用Ez-link Card也會有相應的折扣。購買Ez-link時有5元是不能退回的造工費。另外新加坡也有一種專為遊客而設的特別版Ez-link Card,名為Singapore Tourist Pass。該卡分為一日、兩日以及三日,可在限期內任搭新加坡各種交通工具。價錢分別為,8元、16元及24元,另加10元按金。到期後則會變回普通的Ez-link Card。比較之下,我選擇購買Ez-link Card,因為除非每天前往多個地方,否則一日很難在交通上會用上8元。

咖椰多士 (Kaya Toast)是最受新加坡人歡迎的早餐。咖椰是一種由雞蛋、糖、椰漿以及香蘭香料製成的新加坡特產調味漿。基本上在新加坡的每一間餐廳都有咖椰多士售賣,不過要數最出名的一定是亞坤咖椰(Ya Kun Kaya Toast)。亞坤咖椰早在一九四零年代開業,現在已發展成連鎖店,甚至遠在香港和台灣亦有分店。但既然人在新加坡,自然要去到最正宗的總店。亞坤咖椰的總店位於牛車水(ChinaTown)附近,乘地鐵到牛車水站,在A出口一直向前走,直到印度廟左轉,繼續沿著走後會看見一條天橋,過天橋後繼續走到盡頭便到。
牛車水(Chinatown)地鐵站
早上的牛車水十分冷清
牛車水有不少特色的藝術品
在前往亞坤咖椰的途中,驚見明將壽司的有力挑戰者

走到店內坐下,很快就有一位大叔來招呼我。有點意料之外,大叔一開口便用廣東話來跟我說話。後來我發現店內的店員們基本上都說廣東話為主,遇到不會廣東話的客人才用國語來說。我想始終新加坡華人很多也來自廣東一帶,所以這一刻的新加坡仍是有不少廣東話人口的,不過再多等一個世代,這人口也應該會大減吧。我最後點了一個咖椰多士套餐,除了咖椰多士外,還配有半熟的雞蛋和凍飲,4.1新元。咖椰多士的味道自然是令我一試難忘,但那一碟半熟的雞蛋對我來說感覺卻是最特別的,因為一般煮法的雞蛋都吃得多了,吃這種煮法的倒是第一次。店內的大姐還教我吃這隻雞蛋時要加上胡椒粉和豉油,又說用多士沾著吃會更加美味。

吃過早餐後,還不過是十點左右,距離到酒店Check-in還有近四小時。可是行李太重了,加上在機場留了一晚,實在走不動了,就先到酒店碰碰運氣,試試可否提早Check-in。還好到達酒店後發現房間已經預備好了,我也隨即Check-in,也襯時間尚早,先休息一會,到下午再繼續行程。
亞坤咖椰總店
一個咖椰套餐,包括一份咖椰,半生熟雞蛋和飲品

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, Blogger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