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5年6月1日 星期一

波蘭華沙之旅(四)

華沙不算得很大,市中心大部份景點都在路程範圍以內,即使要乘搭公共交通工具,亦是非常方便,價錢亦非常便宜。在外地旅行的時候,我通常都會選擇以地鐵作為主要的移動方法,因為地鐵的指示比較清晰,去錯地方的機會比較少。不過華沙的鐵路系統不算十分發達,我到訪的時候(2015年1月)只有一條從北向南的地鐵線,從西向東的新線路則仍在興建中(執筆之日經已開通)。所以,在華沙移動依靠的是電車和巴士。華沙的電車和巴士是我對華沙的第一印象,總覺得它們仍殘留著一種非常強烈的共產時期風格,再加上華沙仍有很多一棟又一棟共產時期的建築物,我覺得我好像走進了歷史書裏的圖片一樣,對於一眾對歷史有興趣的人,這會令你感到莫名其妙的興奮。


華沙的公共交通工具,和普遍其他歐洲國家一樣,都是上車後自助購票和拍卡,再有職員隨機上車查票,而車票則可在各種交通工具互通使用。不過這不代表你有逃票的機會,因為華沙的查票員出現機率相當頻密。其實華沙的交通費非常便宜,不論計時票(20、75、90分鐘),抑或一日票都不超過15茲羅提(約30港元、120元新台幣),根本沒有鋌而走險的理由,冒着被罰款的風險。
車上的售票機
在打卡的機器打上乘車時間便好

這次我就乘着巴士,來到華沙近郊的維拉諾宮(Wilanów Palace)。這座巴洛克式風格(Baroque)的皇宮,最早在17世紀末建成,後來分別落入不同權貴的手中,經歷數次擴建,逐步發展至今日的規模。和華沙其他古蹟相比,維拉諾宮比較幸運,因為它雖然在二戰中被破壞,但未至於被鏟平,總算倖免於難。這座華麗的皇宮今日亦被視為舊城區外,華沙最重要的一座古蹟。可惜到訪之時,皇宮正進行維修,我亦只好望門興嘆。
只可從門外欣賞華麗的維拉諾宮

波蘭一直是一個傳統的天主教國家,近一千年來,天主教對波蘭的政治和文化亦扮演相當重要的角色。直到今天,即使波蘭曾經被主張無神論的共產黨統治近半世紀,但天主教仍然是波蘭人的主要信仰,很多波蘭人仍然是虔誠的天主教徒,所以華沙滿佈一間又一間的天主教堂。據統計,至今仍有近九成五波蘭人自稱為天主教徒,遠高於其他歐洲國家。提起天主教,亦不得不提起前教宗若望·保祿二世(Pope John Paul II),因為他正正是一位波蘭人,所以他一直深得波蘭人的敬愛,在華沙不少地方仍然會看到教宗的相片。

作為虔誠的天主教徒,波蘭人早在200年前,亦即是1791年,便開始構思興建一座國家教堂,感謝上帝對波蘭作出的恩典。 不過因為波蘭隨後被普魯士、奧地利和俄國三國瓜分而滅國,計劃被迫中斷。在1918年,波蘭恢復獨立,計劃再次被提起,不過礙於種種因素,興建計劃一拖再拖,終於到了第二次世界大戰,波蘭被德國和蘇俄入侵,計劃再次被迫中斷。到了後來二戰結束,由蘇聯扶植的共產政權再沒提起相關計劃。波蘭人的這個夢,直到1989年共產政權倒台才看到曙光。興建國家教堂的計劃最終在1998年由波蘭國會大比數通過,並在2002年正式動工。這個等待了200年的「波蘭夢」亦總算願望成真。天佑國家聖殿(Temple of Divine Providence)和維拉諾宮距離約20分鐘路程,雖然它至今仍未完工,不過我仍決定照樣花時間前往這座國家聖殿,親睹這座波蘭最重要的宗教和民族象徵,哪怕最後只能離遠望一眼。因為波蘭人為了這座教堂足足等待了200年,即使我要多走20分鐘的路又算得上什麼呢?
仍在興建的天佑國家聖殿是波蘭人等待了200年的夢想

接著我開始回程市中心,不過我首先做了位於市中心邊緣的皇家浴場公園(Royal Baths Park)。這座是全華沙最大的公園,裏面是一間又一間的皇宮,歷史可追溯到17世紀,當時作為帝王的別院,1918年正式改為公園,向公眾開放。不知何故,皇家浴場公園常被網上其他中文使用者稱為蕭邦公園。雖然公園內的確設有蕭邦雕像,不過公園的名字絕對不是蕭邦公園。皇家浴場公園內的各間不同宮殿,現在被用作不同的博物館和展覽廳,而整個公園的綠化空間亦甚多,四處生機勃勃。這次到訪的時候正值寒冬,公園中央的湖亦凍得結冰,各種不同的鳥類,例如鴨子,就在結冰上走來走去,非常有趣。

最後回到華沙市中心,原本打算在最後一晚,登上科學及文化宮的觀景台,從這座全波蘭最高的建築物欣賞整個華沙的景色。可惜最後天公不作美,天上烏雲密佈,科學及文化宮亦被濃霧所遮蓋。我最後亦沒有強求,只好讓這個旅程留下少許遺憾。

這次到華沙一行,一改我對東歐的印象。以前,由於東歐的經濟環境較差,再考慮到經濟較好的西歐國家,治安也如此差劣,所以這次到華沙旅行時,總有點憂心治安問題。不過事實剛剛相反,華沙感覺上非常安全,當地人亦異常的有善,我在街上遊覽時,便數次有當地人主動前來向我介紹附近的景點,或看我有沒有需要幫忙的地方。這令我十分驚訝,因為這是在西歐旅行是很少出現的事,加上在西歐的話,在街上向你搭訕的人,背後通常亦不懷好意,所以在西歐去的地方愈多,愈令我對街上的陌生人充滿戒心。不過這似乎不適用於波蘭,當地人的真誠最後慢慢把我的戒心消除了。相對於治安日壞的西歐,我現在對東歐的興趣越來越大,一來治安看來更好,人情味亦更濃;不似得在西歐,每一步都提心吊膽,處處要提防身邊的陌生人。另外,東歐的物價相比之下亦便宜得多,不論交通和住宿亦復如是。普遍人歐遊都會首選西歐,東歐往往比看到亞洲遊客的面孔,但其實東歐亦是一塊等待我們發掘的瑰寶。
天還未亮,就要趕到機場,跟華沙道別
相關遊記:
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, Blogger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