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4年6月7日 星期六

平行時空裏的另一個香港-直布羅陀(上)

直布羅陀(Gibratar)這個地方對香港人來說從來不是旅行的熱門選擇,香港人對這個地方似乎也相當陌生。然而,直布羅陀與香港其實卻十分具有可比性,皆因前者在1713年被西班牙割讓與英國,與香港一樣有英國殖民背景。不過與香港不同,雖然西班牙多年來一直聲稱擁有直布羅陀主權,為了取回直布羅陀的主權,甚至曾經封鎖直布羅陀邊境十六年,但直布羅陀人仍然不為所動,堅拒「回歸」西班牙,所以直布羅陀至今仍屬英國海外屬地。這個與香港背景相似,但命運截然不同的地方一直吸引著我的好奇心,但卻遲遲未下決心出發,直到今年(2014)年初,在一位英國朋友的邀請下,我才下定決心前往當地一看究竟。

由曼徹斯特乘坐廉航Monarch出發,價錢不過40英鎊。這一次飛機可以算是我人生中其中一次最為難忘的機程,皆因我將會在其中一個全世界最危機的機場降落。直布羅陀機場都可以算得上為世界上其中一個最危險的機場。皆因其跑道相當接近直布羅陀市中心,有一部分的跑道甚至與邱吉爾大道(Winston Churchill Avenue)重疊。換句話說,直布羅陀機場的跑道是一條飛機、汽車同人共用的跑道!每當機場有航班升降時,跑道兩旁的警察便會截停車輛以及路人。直布羅陀機場的危險程度同香港的前啟德機場實在不遑多讓,教人驚嘆直布羅陀同主權移交前的香港實在出奇的相似!
一落機,直布羅陀的標誌—The Rock已經深深吸引我的目光。多拍幾張相後,我跟隨大隊前住客運大樓辦理入境手續。現在分別分有EU passport同 non-EU passport 兩條隊。手持BN(O)的我雖然看過不少網友指BN(O)可照排EU passport那邊,但我為免麻煩,還是排Non-EU。Non-EU這邊其實只有約五個人左右,因此我等候的時間實際上並不多,至少比我的英國朋友快。有趣的是當關員接過我地BN(O)時,他表現得有點疑惑,似乎從未見過,我因此也主動告訴他這不是British Citizen passport。之後,他一直檢查我的護照,一邊和旁邊的另一位關員說起了西班牙文,大概是在商量該如何處理這本護照。過了一、兩分鐘,他好像終於消除了疑惑,然後便把護照直接交還給我。沒錯,他竟然不在我的護照上蓋印,令我相當意外,這算是為BN(O)平了權嗎?由於我實在希望得到直布羅陀的蓋印留念,因此我主動要求了關員為我的護所蓋上印章,他有點遲疑,但最後還是替我蓋上所了。

這次我的酒店位於西班牙境內的小鎮La Linea,因為價錢會相對便宜,但因此要多次出入邊境。而西班牙方面為了直布羅陀的主權,經常會搞小動作,常故意對入境的人做冗長的檢查。我起初有點擔心行程會因而而受到延誤,幸好最後邊境卻是出奇的暢通。直布羅陀海關基本上看到了護照的封面已經放行,西班牙那邊的關員甚至是沒有人把守!
直布羅陀與西班牙的邊境

一進入La Linea,馬上便看到和直布羅陀相比出現了很大的落差。街道明顯破舊得很,街上也有不少露宿者和乞丐,具體一點的話,就是香港和深圳的分別。我也因此提起了在深圳時應有的警覺性。
La Linea的房屋也頗有特色
La Linea內的一間教堂
從直布羅陀邊境到我預訂的酒店,只需約5分鐘的路程,而且也只是一條大直路。到酒店Check in,放下行李後,我們馬上就走回了直布羅陀,正式開始直布羅陀之旅。
直布羅陀陸路關口

相關文章:

Follow on Facebook/Instagram
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, Blogger...